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白云山发公告对康业元公开信质疑内容作出详细披露

2019-08-02 点击:1839
白云山发布公告,详细披露康业源公开信的报价内容。 GPHL报告了案件

针对北京康业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康业源”)报道白云山及其董事长,7月26日晚,白云山()就白云山科技公司和白云山金阁的有关情况发布公告。详细披露,并表示鉴于公开信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导致一些公众质疑公司,对公司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损害投资者和公司的利益,控股股东GPHL已经报道称,白云山还将保留法律起诉权。

在过去14年中,双方的实际合作发生了变化

对此争议最为关注的是King Ge的收入分配。在公告中,白云山详细披露了金戈研发,上市流程和产品收益分配的关键点。

白云山介绍,金戈经历了从获得临床审批,新药证书到从研发到上市的生产审批三个阶段。

首先是临床批准阶段。 1999年12月,前广州白云山药业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于2013年被白云山吸收合并)。根据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与自然人刘玉辉在广州成立。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原白云山股份占51%,刘宇辉占49%。 2001年1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获得新药临床批准。申请人为白云山药业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三联药业”)和黑龙江宏辉药业研究院(“宏辉药业研究所”)。同年12月,三联山药业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业研究院和白云山科技公司同意三联药业和宏辉药业研究院将退出新药申报,变更对象单位为白云山药业总厂和白云山。技术公司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是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新药的所有产权和利益。

第二个是新药申报阶段。 2003年,白云山药业总厂和白云山科技公司获得新药证书。但是,由于受原药研究药物专利保护期的影响,白云山药业总厂未能获得生产许可,尚未实际投入生产。

现阶段,2009年8月11日,刘宇辉将其在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49%股权转让给康业源。

第三是生产批准阶段。 2012年,《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打开了这项专利药,并澄清药物仿制申请可以在专利药到期前两年提交。白云山制药总厂和广州白云山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分别于2014年7月和8月获得了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生产批次。该批原料生产批准成为中国第一家获得仿制药批准的企业。

白云山说,2015年,白云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召开了第一次股东大会和第五次董事会会议。康业源建议出售白云山药业总厂,以免影响产品的营销。关于金戈权益问题,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和白云山药业总厂需要讨论并最终确定。白云山药业总厂负责金戈的销售,并继续开展“金戈”良好的信誉积累。它先后获得了金戈粉片(BYS),药品包装盒(金戈),金戈生产线设备,西安鞣酸等多项专利,如迪娜的原料后处理,以及大量的金戈销售的市场研究,营销策划,渠道投资和品牌建设工作。

白云山指出,从金戈的研发,上市和销售过程来看,由于原有专利保护和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协议书》签约10年来面临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实际的合作方式也在不断变化。目前,新药证书由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和白云山药业总厂共同拥有。平板生产批准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承担。原料生产批准由白云山化学制药厂承担。 Jinge的生产和销售是白云山制药总厂承担的。

由于原研究产品的专利保护,金戈未能上市14年。之后,白云山药业总厂重新启动了金戈的产品上市和销售。投资巨大,双方的实际合作方式发生了变化。它显然得到了维护。十四年前商定的财产权和利益变得不公平。

该公司还表示,控股股东广方方已与康业源的股东代表就金格的产权和利益进行了多次磋商。最近的谈判是7月11日,但康业源谈判代表和利息索赔已多次改变。结果,双方未能达成协议五年。虽然双方未能达成协议,但白云山制药厂根据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对金戈的贡献,合理估算了公司的应得收入,并作出了相应的规定。

没有财务数据欺诈,逃税和逃税

白云山公告还披露了更关注媒体报道的原材料价格。

此前,康业源的公开信中提到“金格的原料采购量之一是每公斤1800元。当它到达工厂时,它变成了一公斤。该票由广耀化工公司开通,工厂账户的成本直接从山东进口。运到一般仓库。“

光耀白云山宣布,“原料”只是金格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十多种原料之一。 2018年,“原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的生产成本(不包括三大费用)。 )约36.32%。此外,白云山药业总厂生产的Jinge分为三种规格:25mg,50mg和100mg。消耗的原材料数量和产量不同。因此,“原材料”采购量不能简单地用作金戈产量的计算。收入和毛利的基础。

在生产过程中,白云山化学制药厂根据药品注册程序在车间生产金格原料。购买的原材料还需要经过磺化,胺化,闭环,精炼和成盐步骤以及在此过程中。由此产生的三废处理。因此,生产成本高于原材料的购买价格,化学原料的生产和操作过程合法合规,没有成本的虚拟增加,没有生的原料材料直接从山东运到一般仓库。

数据显示,2018年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生产的金格原料销售价格约为8600元/公斤,税价约为元/公斤。白云山化工制药厂生产的金格原料销售收入约2828万元。

此外,该公告还在《公开信》中说“自然涉及逃税和逃税”,“不知道GPHL将在上市公司的年度报告中隐瞒多少”,“逃避追查税务问题”和“只有这一个”虚增成本“解释了高达6232万元的问题。

根据公告,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制药厂均为白云山分公司,均为独立核算,并依法缴纳增值税。两个分支机构的企业所得税由光耀白云山合并支付。上述分支机构的材料采购,生产,销售和成本结转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有关规定核算。两个分支机构之间的内部交易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有关规定予以抵销。披露信息,财务数据欺诈,逃税和违反股东利益。

由于“两票制”的影响,“百鼎”产品的独家经销权

除了金戈的利润分享问题外,康业元的公开信还质疑“百鼎”产品的转让,表明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未经对方股东许可,称为“哌拉西林”注射用钠“。舒巴坦钠(商品名“白鼎”)的产品经销权转让给山东瑞阳药业有限公司。

据该公司称,“白鼎”的生产批准由山东瑞阳药业有限公司持有,由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独家经销。受国家最新“两票”政策影响,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没有该产品的国家医院终端覆盖能力。因此,在白云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的半数董事同意后,白云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将该产品的独家经销权转让给山东瑞阳药业。

白云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过去已分红8次

根据公告,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白云山科技公司设立了董事会,监事会,并任命了公司高管。刘玉辉和康业元也派高级管理人员参与白云山科技的日常运营和管理。

但是,两个股东都有权利和义务,没有违反股东利益的行为。

另外,康业源《公开信》也提到,“自2014年底金戈出售以来,我们没有向公司支付股息。技术公司从2014年底到现在已经管理了其他四类产品。 (利润超过1亿元人民币),并没有给予我们公司支付红利。“

然而,光耀白云山发布的数据显示,公司自成立以来已向股东派发8笔股息,总股息约为8727.1万元,其中刘玉辉和康业元分红为4273.6万元。

公告明确指出,虽然白云山药业总厂根据白云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贡献合理估算了公司的应得收入,并作出相应的应计利润,但双方仍无法分配金果的收入。该问题达成了协议,因此白云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上述股息不包括金戈的收入。

此外,白云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在2015 - 2018年向双方股东分配红利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抓住了上市许可证制度为长远发展带来的发展机遇,并积极主动开展项目研发和产品申报。事项需要大量的研发资金。截至2018年底,白云山科技公司的未分配利润为9,223万元。

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研发,销售公司,新产品的开发是其正常的业务。 2017年,白云山科技有限公司开展了三项心血管和糖尿病治疗产品的开发,并通过了半数以上董事会的批准。截至目前,上述三种产品仍处于开发阶段。

白云山宣布,Baiding事宜和新产品研发费用均为运营决策,经董事会批准后,根据《公司章程》批准。相关决议合法有效。

信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pdsbb.cn 技术支持:信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