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维歇尔地震仪畔的“守夜人”

2019-08-28 点击:1707
?

Vichel地震仪一侧的“守夜人”

南京基准地震台(以下简称“南京台”)有一个87岁的“台湾宝藏”。这是一个天花板到天花板的天花板,重量约17吨。它的大小几乎相同。它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可以操作的大型Weischer地震仪。

唐朝华出生于1935年,是南京台湾地震队的负责人。他毕业于本科课程,有两次在其他地方工作的机会,但他没有去。 “我没有人控制这种乐器。”

南京台湾人民,无论年龄多小,都把这种基本的地震仪看作是一种精神支柱,这种地震仪在1930年购买并于1932年被观察到。

这台地震仪记录了1932年甘肃昌马发生的7.5级地震,以及1976年云南龙陵地震发生的7.3级和7.4级地震。不久前,记录了印度尼西亚哈马里拉群岛7.3级地震。除了在抗日战争期间被迫中断工作外,Weischer地震仪还不断提供地震观测数据。

南京台湾主任陈飞告诉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从上世纪初Weischer地震仪所代表的吸烟记录时代到20世纪70年代的笔画时代,再到21世纪。在数字记录的时代,我们分析和处理地震波信号,并且从地震后1.5小时到半小时,到现在只有1分钟,地震参数越来越快。

“虽然这项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守夜人“的规则并没有改变。”陈飞说。

地震是一门观测科学,人类对地震的科学研究是基于全国地震台站的观测。为了准确预测地震一天,地震观测数据的连续性和准确性至关重要,负责及时收集和处理这些数据的地震人员被称为“夜间观察者”。

不久前,中国地震局去了南京站“去基层”,在那里“守夜人”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顾名思义,夜班是守夜人最常见和最具挑战性的任务之一。

“即使有人当班抢劫,我们也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周康亚,1992年出生,他说他的工作是不可思议的。她目前是南京-台湾地震观测项目的负责人。

他们说那是一个有几台电脑的小房间。当仪器检测到地震波时,这里会响起警报,值班人员必须处理数据并迅速报告。

在采访当天,轮到周康亚的同事刘莉上了白人班,他正在说话。他突然从椅子上跳下来,冲进他旁边的值班室。当记者对过去作出反应时,计算机上出现了波形。

“我刚听到警报响了?”

“四舍五入。”刘莉盯着波形看了一会儿,松了一口气说,“没什么。”

地震的数量比普通人经历的要多得多。截至今年7月31日,台湾南京市共收到地震波1000余波。作为参考地震台站,南京台不仅负责全省地震波的采集和处理,还需要国家和全球的地震监测。许多时候,其他的振动都是由灵敏地震仪检测到的。触发报警后,更难手动解决。

“地震台的人不是神经衰弱的。”周康亚和同事们即使不在值班也很难进入深度睡眠。

陈飞说:“我们24小时出发,一接到地震紧急情况通知,大家就从家里走到地震台前。”

南京台湾人“把地震监测数据的质量视为生命”,他们认为,与数据有关的任何事情都是草率的。 “南京台湾的数据,绝对敢出去和别人比较。”老董事周家新已退休14年,但他作为“南京台湾人”的荣誉感却有所提高。

周康亚告诉记者:“如果你想要用这碗米饭来做地震,你必须这样做。如果我错过报道或误报,那么其他人可能会说整个地震系统都不存在,我的个人错误可能是近百年来对老年人地震监测结果的湮灭。“

地震台还有一个代表性的工作,无论是法定假日还是暴风雪,都不能中断:短期测量是监测断层变形的长期变化。

刘力和他的同事丁伟是短期测量的劳动力。他们每天都离开南京中山陵的地震台,用仪器爬上紫金山,在一个固定的点上测量断层两侧的高度变化。

夏天的衣服可以拧出水面。当它是暴雪时,首先要开路。最困难的事情是与孙中山陵的游客和车辆进行谈判。请他们暂时避开测量仪器。

“这个仪器比人类更重要。”丁伟和刘力说,即使他们上下摔倒,人们也不得不放下仪器:“如果仪器长时间坏了,数据将会被打断了。“

“虽然现在无法准确预测地震,但我们有责任为以后的研究留下最准确的信息。”陈飞说。

他们非常清楚,它不仅是精密仪器,也是人们生命财产安全和地震研究工作的责任。

中国青年报

信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pdsbb.cn 技术支持:信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