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车市寒冬持续危机蔓延 这些车企陷欠薪停产窘境

2019-08-28 点击:1109
?

生死攸关,这些汽车公司拖欠工资和停滞。

9a16-ichcymv2514500.jpg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王元正

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持续下滑,市场形势逐渐恶化。危机开始在一些汽车公司蔓延。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底,已有60多家汽车公司先后披露了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预测。其中,近30%的汽车企业预计上半年出现亏损,超过40%的汽车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将出现下滑。

在这种环境下,一些竞争力和产品实力相对较弱,处于主流市场边缘的汽车公司遭遇“生死攸关”,经常报告暂停生产,拖欠和裁员。

长期陷入财务困境的华泰汽车最近遭遇债券违约。拖欠的700万工资无法偿还。三个生产基地停产,销售下降。新能源汽车和曾经被李嘉诚祝福的长江汽车的“双重合格”生产也被抓获。员工支付的困境;力帆汽车在受到处罚后遭受了破坏,已欠债约14亿元;长丰猎豹已经接触到工资和暂停生产,高管已经获得了报酬;新能源汽车生产的“双重资格”已经到位。经常招聘行业资深人士的国金汽车也遭遇了无法解决的长期拖欠工资;神龙汽车一再被困,最近被暴露,减少和关闭。

分析这些面临生死攸关的汽车企业,有一定的共同点。 “从发展轨迹来看,这些汽车企业在中国汽车市场快速增长的过程中实现了快速发展和高盈利,但他们没有增加对技术研发的投入,并且已经转移了关注点。汽车行业。“一位行业资深分析师表示,”产品迭代更新率跟不上,缺乏核心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再落入产品实力不足,销量下滑,业绩下滑的恶性,市场份额减少。在循环中。“

一些业内人士预测,未来只有少数汽车公司能够生存。目前,主流汽车企业的竞争压力有所增加,边缘汽车企业的生存状况日趋恶化。如何在这次淘汰赛中生存是目前最大的问题。

华泰汽车

高债务陷入金融危机中

陷入财务困境的华泰汽车,即使与房地产开发商富力集团合作,也未能解决其迫切需求。

近日,华泰汽车及其实际控制人张秀根因涉及债务交易纠纷被湖南安仁农村商业银行告上法庭。后者要求冻结华泰汽车和张秀根银行5000万元的存款,或者扣押相应价值的房产。据报道,华泰汽车的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分别于7月26日和7月29日到期,但是否已被赎回仍然是一个谜。因此,业内人士认为,湖南安仁农村商业银行有意申请财产保全。

事实上,华泰汽车的问题远不止于此。曾经度过美好时光的华泰汽车内外都处于危机之中。这是华泰汽车最后的房地产需求。

华泰的内部和外部危机仍在继续

7月26日,曙光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发现违反公司股东华泰汽车信息披露的行为,同时表示华泰汽车已获上海证券交易所通知。

此前,太平洋证券还将华泰汽车及其实际控制人张秀根以债券交易纠纷的理由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命令华泰汽车支付“16华泰01”债券本金6178.9万元及相应的利息,逾期兴趣和违约。此外,华泰汽车附属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张秀根须承担连带责任。

这只是华泰汽车债务危机下的冰山一角。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华泰汽车的净现金流量为20.6亿元,流动负债为260.4亿元,负债总额为375.66亿元,其中计息债务达到298亿元。

由于财政困难,华泰汽车今年2月份欠员工工资,达700万元,三大生产基地也停产。据报道,政府机构已经拖欠工资。

在终端市场,华泰汽车也陷入了一定程度的停滞。 2018年,华泰汽车的年销量仅为119,900辆,同比下降9%。它未达到年初设定的20万台的目标;今年1 - 7月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0%以上。

汽车业务的竞争力不足

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华泰汽车不是一家通过汽车业务盈利的公司,而是一家在资本市场上寻求利润的公司。 2018年,华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张锡根从一年前的85.1亿元跃升至138亿元,而华泰汽车的业绩并未实现增长。

早年,通过在很多地方建立工厂,与地方政府深入合作,抵押土地收购,固定资产多次兑现,华泰汽车实现扩张和盈利,也落后了。从汽车产品的角度来看,华泰汽车的产品实力不足,变化速度缓慢,并逐渐陷入主流市场。尽管参与新能源汽车领域已有很长时间,但尚未取得任何明显成效。

房地产开发商可以帮助解决问题吗?

面对诸多困难,华泰汽车也在寻找出路。 7月6日,华泰汽车宣布正式与富力集团进行战略合作。富力集团将参与华泰汽车。双方将共同开发新能源汽车产业,共同打造汽车。但富力能真正拯救华泰汽车吗?截至第一季度末,富力集团的负债总额为3218.6亿元。虽然收入一直在增长,但现金流连续八年都是负数。目前尚不清楚面临更大财务压力的富力集团能否真正帮助华泰汽车。

此外,目前新能源汽车补贴正在逐步下降,各大汽车企业都在努力推出新能源汽车。此时,华泰汽车正全面改造新能源汽车,而且速度相对低迷。留下来并不容易。

神龙汽车

暴露将关闭工厂,裁员4000人

作为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以下简称“PSA集团”)的合资企业之一,神龙汽车拥有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两个品牌,但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为63,000辆,下降同比增长60.05%。据报道,神龙汽车将关闭其在武汉的第一家工厂,在武汉出售第二家工厂,裁员4000人。对此,PSA集团和神龙汽车尚未发表评论。

川神龙将关闭工厂并解雇员工

互联网上发布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今年7月,东风集团董事长严艳峰和PSA集团总裁唐伟士达成共识,合资公司神龙汽车关闭了神龙一厂并出售了神龙二厂。并计划裁员4000人。其中,神龙一号工厂将整体搬迁至神龙三厂。现有的由政府购买和储存,土地的性质从工业到商业进行调整。神龙二厂将与设备一起出售并正在洽谈中。据悉,神龙二号工厂将出售给东风日产和东风本田。

根据文件,神龙汽车将正式运营一个新的组织,这将废除中国和法国签署的现有一对一业务的冗长机制。裁员计划也已正式启动,现有的8,000名员工将在年底前降至5,500名。到2022年,人们将员工总数减少到4000人。

在这方面,一位靠近神龙汽车内部的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上述信息非常可信。神龙汽车目前正在进行人员分流。 PSA也故意废除了一些员工,本周最快。开始工作并转移。

严重的产能过剩

事实上,在此之前,神龙汽车厂有几次出租或出售的消息。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2017年春节前,神龙汽车的近2000名工人被转移到东风本田,并在春节后开始部署。 2017年10月,神龙二号工厂被租赁或转让给东风本田。那时,神龙汽车否认了这个消息。 2018年6月,神龙二号工厂再次曝光东风日产。

业内人士认为,它已经接触到工厂出售,这与神龙的持续销售无关。从2016年到2018年,神龙汽车的销量继续下滑。今年上半年,神龙汽车的销量为6.3万辆,同比下降60.05%,仅完成了23.5万辆的销售目标的26.8%。

在这种情况下,神龙汽车出现了产能过剩的迹象。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有四家汽车制造商,总装机容量为990,000辆,远远高于实际销量。

更多的生存计划]

业内人士认为,神龙汽车销量下滑的原因在于该产品由于型号推出缓慢及产品定位不明确而无竞争力。近年来,虽然神龙汽车已经推出了一些新车型,但效果并不明显。

此外,一位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作为合资伙伴,PSA在沟通和决策过程中缺乏对中国的信任,并坚持其在欧洲市场的战略,而不了解其中的变化。中国市场。跟不上中国市场的速度,这也是PSA逐渐走出中国主流的原因之一。

在这方面,可以改进PSA方面。唐伟士今年7月表示:“我们正在考虑给予合资公司足够的自主权,以便更快地做出反应。”在最近的文件流出中,它也表明神龙将正式运营一个新的组织并将取消现有的组织。每项业务都需要双方签署的冗长机制。

与此同时,自去年以来,PSA一再强调将实现电气化。神龙汽车还希望通过一系列举措寻求突破,例如调整业务部门和采购,重新设定东风标致的品牌定位,以及许多高层次的人事变动。

长丰猎豹

关于拖欠工资的低销量传闻

该网络于5月29日发布了长丰集团发布的文件,长丰猎豹的所有员工将减薪10%-50%。一位接近长丰猎豹的人向“新京报”透露,一些一线员工确实停止了工作,但大多数员工不同意减薪。作为回应,“新京报”记者试图联系长丰猎豹,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官方回应。

通过所有员工支付工资

该文件表明,鉴于汽车行业的急剧变化,公司的生产经营损失严重,生产基地严重不足。会议研究决定通过薪资调整,减负等手段确保灾难的生存。

其中,猎豹股份有限公司集团和公司2月份的预付款减少了30%,这次将减少20%,工资将减少50%;学院员工的工资将减少10%-50%;下调幅度为30%-50%;其他部门员工的工资也减少了30%-50%。

一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透露,猎豹的一线员工实际上已停止工作,但没有关于减薪的书面通知,大部分员工都没有签署减薪协议。

销售额急剧下降

近年来,随着SUV市场的激增,猎豹汽车的销量一直在上升。数据显示,2017年,猎豹汽车年销量达到12.5万辆,销售收入达到113.2亿元。同年,长丰集团董事长李建新宣布重启IPO流程。他计划再次登陆资本市场,为猎豹设立40万辆新的年产量和销售车辆。销售收入400亿元,净利润20亿元。人民币的目标。

然而,到2018年,猎豹汽车的销量开始大幅下滑,年销量仅为77,600辆。在今年上半年,猎豹的累计销售量仅为28,300。今年1月,猎豹还宣布,由于质量问题,全国召回了14万辆CS10汽车,这几乎相当于过去两三年中该主要车型的总销量。

想要开发新能源

据行业分析师称,除了汽车市场的整体低迷之外,猎豹汽车销量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产品研发缺乏创新,缺乏核心技术和营销。

为了挽救潮流,长丰猎豹计划成立新能源汽车研发团队,并计划推出基于纯电动汽车的各种SUV车型。这也将加强三个电力领域新能源汽车的战略布局。它计划到2020年开发新的纯电动汽车。该汽车平台于2021年投入生产。

7月2日,猎豹汽车正式宣布周海滨被任命为长丰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等待周海滨将帮助猎豹走出困境。

力帆汽车

债务深陷财务困境

根据浙江万安发布的公告,自2007年起,力帆乘用车继续从诸暨万宝购买汽车零部件。诸暨万宝按订单按时交货,并及时履行了合同义务,但力帆乘用车支付了607.59万元。它尚未到来。 7月26日,力帆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该公司过去12个月涉及诉讼(仲裁)的未披露案件约为14.23亿元。

件股份的6.04亿股,冻结股份占力帆控股股份的97.28%。在过去三年中,质押股份的数量已达到5.93亿股,而不成批股票的数量已达到1010.10万股。

力帆的债务处于正常状态

超过6亿供应商只是冰山一角。 7月26日,力帆宣布涉及力帆案的原告包括渤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海红星美凯龙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浙江哲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重庆森迈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华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海通恒信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等,仅这六家公司的投诉金额已超过12亿元,未报告投诉总额至14.23亿元。此外,由于逾期融资,力帆股份也导致主要股东的股权冻结。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力帆2018年流动负债账面余额187.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70%以上。 2019年第一季度,力帆的负债总额为19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72%。

5月1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力帆公司发出询价函,要求他们披露未来的还款计划,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和偿还债务的风险。

产品问题成为发展的瓶颈

力帆的产品在整个乘用车市场上的竞争力一直较低。据“新京报”记者报道,力帆汽车的车型几乎停滞不前。在新能源方面,其新能源产品在安全方面多次出现问题,并且已经暴露于自燃状态。

低产品实力也使力帆经销商面临生存困难。今年5月30日,一些力帆经销商为力帆汽车重庆总部的权利辩护。据了解,此事件的起因是力帆汽车的低价4-5倍的市场指导价,将汽车卖给一些汽车资源公司和汽车贸易商店,扰乱了4S店的价格体系。

在繁重的经营危机下,出售土地出售资格已成为其“缓慢计划”。去年10月,力帆将15万辆客车项目的生产基地转移到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修复中心,获得资金33.15亿元。去年12月,重庆力帆的乘用车生产资格为6.5亿元。卖给车和家。

然而,力帆的未来发展仍然陷入困境。据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力帆的传统乘用车销量为20,758辆,同比下降62.55%。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257辆,同比下降60.66%。

长江汽车

员工拖欠工厂停工

它过去很热,现在有传言称拖欠工资。作为一家拥有新能源汽车生产的“双重资格”长江汽车,它最近陷入了员工拖欠工资和停工的消息。

拖欠工资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据“新京报”记者查询人民日报网上当地领导留言板,长江汽车广东佛山研发中心,杭州长江汽车,贵州长江汽车,重庆长江汽车等未支付工资损失惨重。贵安新区投资和成都建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答复说,长江汽车拖欠工资的情况属实,但公司原则上只同意重新发放员工未付工资的工资。有效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据统计,员工拖欠3-4个月,佛山长江汽车氢动力研发项目也处于暂停状态。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杭州长江汽车近300名员工尚未结清工资。

投资者业绩亏损

事实上,长江也是一棵大树。 2013年,李嘉诚的“祝福”五龙电动车投入51亿元重组原长江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2016年5月,长江汽车成为第二家获得新能源的汽车公司执照。

据悉,长江乘用车在海外市场很受欢迎,销量相对乐观;然而,乘用车行业疲软。自2016年小型SUV发布以来,直到2018年北京车展才展出三款概念车和六款纯电动商用车。

在资金方面,长江汽车也面临困境。根据公开数据,长江汽车投资者武隆电动车的表现继续恶化。 2010年至2017年,武隆电动车继续亏损,包括2017年亏损22.3亿港元,2018年亏损20亿港元。

随着业绩持续下滑,武隆电动车表示,亏损增加的主要原因是电动汽车销量大幅下降。与此同时,由于生产资金不足,包括美国在内的海外订单的执行超出预期。

转移到海外市场

面对当今的经营困难,长江汽车正在积极寻求改善措施。根据武隆电动汽车2018年财务报告,随着新能源汽车政策的调整,收到的补贴金额和时间将延长。经过管理层的认真评估,武隆集团将把业务重点从中国市场转移到海外市场。最近,据报道,欧洲客户与长江汽车签订了核心零件采购协议。

过去,长江汽车在海外市场的表现可能是移居海外的机会。分析师表示,虽然新能源补贴将在今年回落,但双点政策等因素将继续支持全年新能源汽车的增长。海外电气化的加速也将为长江汽车带来新的机遇。还是比较清楚。

国金汽车

员工需要长假并且拖欠工资

虽然它在2016年仅在山东登陆,但在新车的动力中,国金汽车有上升的趋势。 2018年,第一个型号开始试生产,2019年,它获得了双重生产资格。然而,长期休假,长期休息以及确认员工拖欠工资的谣言暴露了全国金车的紧张局面。

早期的汽车制造进展顺利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国金汽车已经长期假期变相解雇员工,同时拖欠工资。据报道,今年的国金汽车已经放置了两个长假:1月2日 - 3月15日和7月5日 - 9月2日。在两个长假期间,开始时只有工资拖欠,但社会保障按时支付。从6月起,社会保障和公积金不再支付。该报告称,无偿人员向人民日报“地方领导留言板”的监管部门投诉。政府的调查称“资金正在积极筹集”。

国金汽车成立于2016年,于2018年开始试制第一台纯电动MPV GM3型。目前,国金汽车已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的双重资格。同时,它完成了淄博工厂的建设。其首款车型也入围了新能源汽车的推荐车型。

资金紧张,拖欠工资

不紊地进行,但拖欠工资的问题仍有待解决。 8月11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人民日报网上当地领导留言板,发现有关未付工资的投诉。消息称:在汽车行业的寒冷时期,员工因各种原因长期休假和长期轮班,长期拖欠员工工资。如果不解决,就不会考虑员工生活的困难,也不会发布任何公司公告,并且从4月到6月将不合理地欠员工的工资三个月。

淄博市高新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回复说,该公司正在积极筹集资金,并计划在9月底前完成工资重新发放。在留言板上,仍有人抱怨国金汽车6月份拖欠社会保障和人才引进补贴。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国金汽车副总裁张金国关于国金汽车的拖欠工资和MPV生产情况。

对于国金汽车和其他许多经济受到限制的汽车制造商而言,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融资困难的问题在于“在早期阶段,由于资格障碍,投资比较大。但政策变化很快,市场需求相对较低,外界不是特别乐观,融资特别困难。“

红星车

一些员工长假销售是一个谜。

来自互联网的无限假日通知再次将红星汽车带回了人们的视野。这两个易手,这家出生于1960年的老汽车公司,自去年6月电动车红星X2发布以来,仍未能在主流市场站稳脚跟。

通过一些员工无限期假期

互联网上流传的红星汽车假日通知的内容显示,由于国家政策和市场影响,加上公司目前的情况,部分员工自6月22日起停产和休假,假期不确定。参与假期的员工是参与暂停L40和S10项目的员工。假期第二个月的工资根据市政最低工资实施。

红星的无限假期被视为伪装裁员。 8月9日,红星汽车办公室主任范先生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否认无限假期意味着裁员。 “我们的员工都在工作,但个别项目和人员都在休假。国家经济形势不好,每个人在发展的道路上,企业都会调整自己的人员。根据绩效考核,适者生存这是正常的情况。“

2018年6月,红星汽车发布了第一款电动车Red Star X2。根据公开数据,2018年前11个月,其生产和销售量超过1,000辆,并与16家公司签订了3,600多份销售订单。不过,知情人士表示,“红星汽车行动缓慢,实际上其私人交付只是个位数。”有分析认为,由于公司的受欢迎程度有限以及品牌的影响力,再加上产品市场普遍竞争力,低端电动车市场竞争激烈,因此红星的销量较少。

将开发新模型

新能源补贴的退出给A00级市场带来了巨大冲击,A00级市场主要受到红星汽车的攻击。范主任说:“目前,根据国家新的补贴政策,我们将开发新的年度模式,不依靠国家补贴来降低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

母公司的多氟化合物可以提供有限的或没有帮助。根据财务报告,2018年,多氟化物的营业收入为39.13亿元,同比增长4.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60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74.30%。

尽管红星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但多氟对工业发展持乐观态度,并将加速新能源汽车的布局。据了解,红星一方面将进一步寻求合作;另一方面,它将重点关注A0以下的市场,完成不依赖国家补贴的新S10模式的开发和设计工作,提高产品的产量和质量;它还将扩大经销商网络的数量和质量。提高产品市场竞争力和品牌知名度。

主编:覃肄灵

信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pdsbb.cn 技术支持:信阳新闻网 | 网站地图